演出介绍
  • 玛利亚·佩姬舞团《我,卡门》

  • 演出场馆:宁波大剧院大剧场
  • 演出时间:2018-10-22 19:30:00
  • 演出场次:
  • 演出票价:

在线选座

温馨提示

如您无法完成支付,请即刻拨打0574-87661111咨询,我们会协助您完成订票。 请带好您的相关证件,在演出前30分钟至演出场馆取票进场。

演出介绍

【演出门票属特殊商品,在微信/网络/线下购票时,一旦出售概不退换,请审慎购票。】
演出时长:90分钟(仅供参考,以实际演出为准)


玛利亚·佩姬作品:

玛利亚·佩姬跳舞吗?如同芸芸众生一般,她和我们生活在同一星球上。不同的是,用双脚在地上画出她的疑惑与答案。舞台不仅仅是她或前进或后退的发挥舞姿的地面,在她的脚下随着她的手臂摆动划出的路线,地板似乎获得了一种游离于大地又融化于空气的神秘飘浮之力。世人皆叹,舞蹈之灵就活在玛利亚·佩姬体内。当她起舞,周围一切都随之改变。


评论:

“玛利亚·佩姬为我们展示了她心中的卡门。她从女性特质出发,加上她的艺术技巧,她创造了一位百变的卡门…这是一首道出“卡门”无处不在女性颂歌。她的卡门跳脱了原始语境,将虚构作品具象化,表现了一个竭尽全力守护自由的女性。有人还将其定义为‘舞蹈发展的新阶段’”——费尔南多·埃雷罗,西班牙《北卡斯蒂里亚报》


“玛利亚·佩姬有独特的魔力。这种魔力让佩姬这个惊人的舞者发出令人喜悦又细腻的巨大能量,感染了她的团队和观众。 加上歌者的美妙歌声和音乐家们乐器中的生命之律,让《我,卡门》变成了一个温暖、洋溢着活力的表演。”——卡洛斯·托克罗,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日报》


“玛利亚·佩姬又一次成功了。上周五当《我,卡门》大幕落下,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的观众们一跃而起,用雷鸣般的掌声为玛利亚·佩姬献上这当之无愧的赞赏。她在这简单的舞台上展示着大师风范。这是独一无二的玛利亚·佩姬,这是强大的玛利亚·佩姬。她不仅仅是一个舞者,她是以舞为笔的讲述者。”——伊莎贝尔·汀,新加坡《Live》


“我们并不经常看到大师当台献艺,但当我们真正亲眼所见,那一定是一个令人如痴如醉的过程。”——伊莎贝尔·汀,新加坡《Live》(《我,卡门》被评为“年度最佳现代舞蹈作品”)


“这个塞尔维亚的舞者通过舞蹈展现了她的高贵典雅、非凡的创造力和才能,将她的内心世界外化了出来。她舞动着这一双手臂创作出了一首舞之诗,让观众们深深为之感动。玛利亚·佩姬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且她还在不断突破去做到更好。她的作品就是高质量的代名词。” ——玛利亚·路易莎·马丁·霍戈,西班牙《El Diario Montañes 》


关于玛利亚·佩姬:

如果有什么能定义玛利亚·佩姬多元化的创造力的话,那便是她那内心深处的文化与伦理道德观。她坚信艺术创作由基于对生活的本质或者记忆阐发的情感共鸣而产生的。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佩姬认为持不同政见的现象是应当存在的,世界应该是民主政治的多元化格局。她反对陈旧的形式主义与地方主义,讽刺各种时事问题。现在,对于这位毫不做作的塞尔维亚弗拉门戈艺术家,她用传统与现代语言和思想的碰撞来打破常规。她的创意美学都源于她内心的平静。与她交谈无需话语,你只需打开弗拉门戈的大门接受神的洗礼。


玛利亚·佩姬利用一些弗拉门戈舞创作她自己的表达方式,并在她自己和他人身上反复验证。佩姬已经证明了她自己是弗拉门戈现代舞在逐渐演变过程中的艺术先驱。她的编舞已经克服了文化之间的差异,她坚信,不同艺术语言之间的对话是艺术家对艺术与生活的真谛的最佳阐释。罗杰·萨拉斯(舞蹈评论家)这样评论她的作品:“所有形式的艺术都需要佩姬这样的人。我们的时代是这样的:激烈竞争与兼收并蓄;而她却以其卓越的现代弗拉门戈舞在这个时代舞出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当兼收并蓄发展到极致,在她的心中一种非正统的美得以延伸,最后她将这种充满她独特个性的美展现给我们,带给我们无限的感动。”(来源:西班牙《国家报》)


关于《我,卡门》:


灵感

玛利亚·佩姬曾多次受邀参加《卡门》的演出,展示她心中的“卡门”,但她一直没有答应。然而,她心里一直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她感觉她有必要去实现一下这个有点冒险但却十分有创意的想法。编舞者认为,生活应被认真对待。而艺术,作为生活的诠释,只应由那些谦卑地认为创作是一种伦理责任的人来接近。

她拒绝接受那些与梅里美写作的《卡门》绑定在一起的故事。因为她觉得,那些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已经成为男性社会设定的一种表达其激情的工具。玛利亚·佩姬希望通过自己这支舞蹈的反思,去表现欲望并不能作为情感的唯一终点。她渴望证明生活、欢乐、自主与自由也同样是一种结局。玛利亚·佩姬的创作之路深深扎根于她对于探讨女性的渴望,以她自身的生活、情感、身体、内心的人生历程作为创作源泉。作为一个女人,她是——弗拉门戈舞者,编舞家,来自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和多元化的坚定维护者。为了保证这个项目顺利进行,她需要跟时间赛跑。现在以她五十多岁的年纪,她觉得她的情感和智力能够让她去探讨她所属的女性世界。她坚信:“每个女人身上都有卡门的影子,我们就是卡门。”


剧名

关于《我,卡门》这个剧名,玛利亚·佩姬渴望超越自梅里美以来由其他男性设定的“蛇蝎美人”卡门,除卓别林的喜剧《卡门的闹剧》——他从他的角度,带着人文主义的气息对卡门进行滑稽模仿。玛利亚的“我”指的是一个纯正的女性,正如编舞者同时理性与感性中感知、生活一样。玛利亚·佩姬要求用一个女人的声音去探讨女性,反映女性真正的生活与感受。这就是《我,卡门》,因社会性别而隐忍的女性之声。